余习广:“老革命”与“现行反革命”之路上的父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拉环玩法_大发棋牌游戏_大发棋牌 输钱

余习广:“老革命”与“现行反革命”之路上的父亲的相关文章

余习广:“老革命”与“现行反革命”之路上的父亲

父亲是少年时代我心中的传奇,也是铸就我心性的底蕴,父亲走上革命之路,和他成为“现行反革命”的壮举,于我而言,就一帮人生旅途中永不消逝的激励情怀! 1976年5月间,我突然接到河北南宫农村老家七叔的来信,说我父亲“因写信给毛主席,”怒骂江青一伙的倒行逆施,指出毛泽东的误国误民,而被捕入狱,生死未卜。望我就要要速想办法 。 读完   更多...

黄方毅:辛亥革命前夕的父亲黄炎培

父亲黄炎培,1878年生于上海浦东川沙内史第家里老宅(十五年完后 宋庆龄等宋氏姐弟陆续在此宅出生,胡适也曾在此宅借居),不久功成名就 。1901年受过传统私塾教育,刚刚 又中了举人的黄炎培又到南洋公学(今上海交大),考入蔡元培为总教习的特班,与李叔同、邵力子、章士钊、汤尔和等人同班,接受新学教育。然而黄在一年多后参与了对学阀   更多...

艺术与文艺的革命

时间:9月28日(周五) 地点:一教101主讲人:张广天张广天:男,上海人。上海一所医科大学毕业,曾参加学运,坐牢3年。出狱后,因找只有工作,当流浪歌手,在南方的省市,如上海、贵州、昆明的街头、歌厅、酒吧歌唱。后到北京,当广告策划人。又进行电视、电影的制作。大伙儿 晚上好!没办法 作哪些地方准备,统统今天你这一也算不上讲座或报告吧。   更多...

9岁的反革命

8岁那年,我上小学了,人太好是个混乱的年代,但老师有几块也教有几块字,记得语文课文内容就一点毛主席万岁、共产党万岁的政治口号。刚刚 老师教得很认真,刚刚 反复警告大伙儿 这有几块字绝对只有写错、更只有乱写。说这话的完后 老师的脸色就像父亲母亲一样的铁青。我就知道这是一件可怕的事,搞不好又要吃包着耗子药的饺子,又要死掉。我吓得大哭起来,裤   更多...

韩寒:谈革命

最近翻看多统统问題,革命和改革四个 多词被频频的问起。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,刚刚 也统统我一问一听,无法见诸报端。写下来无论哪些地方观点,八成也是不保的命。但作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,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四个 多字的看法。我综合了读者和一点内外媒的提问,在这里一同作答。问: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,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。   更多...

阿城:父亲

一九八七年三月某晚我正在纽约夏阳的画室里,你这一画室是仓库改建的。旧得好象随需要出危险,但实际上哪些地方意外统统我会位于,意外是绕了半个地球从电话里传来的:父亲病重,我立刻准备自美国离去。从六十年代初,家里就笼罩在父亲病重的气氛里,记得夏天大伙儿 在院子里与邻居喧哗,母亲出来制止,大伙儿 还小,还只有随时将父亲的病重装入 心上。父亲的   更多...

邵乐韵:Twitter被推上“革命之路”

政治改革常常与通讯工具有着紧密的联系,你这一联系在21世纪显得尤为明显。Twitter当初只想做个社交网站,如今却被推上“革命之路”。成立3年未满,Twitter已蹿升为仅次于Facebook和MySpace的第三大社交网站。上限140字符的微型博客服务器,却因动辄万人的号召力而被“政治”看重。它在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   更多...

吴毅:从革命走向革命

前辈的反思给改革提供了理由,却没办法 从理论上化解矛盾,它将问題留给了后人;改革先驱不自觉地告别一段历史,后人则应有清理遗产的自觉,基于此,那我激荡的乡村才刚刚 不再疑惑,真正走上建设之路。   更多...

北岛:革命与雏菊

一 大伙儿 往往是通过四个 多人认识四个 多国家。大概五年前,我在旧金山认识了乔治(George)和戴西(Daisy)夫妇。大伙儿 刚刚 到我住的小镇朗诵。大伙儿 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吃晚饭,余兴未尽,我把大伙儿 夫妇请到家中,打开两瓶上等红酒,突然聊到夜半。在美国难得碰到有意思的人——这是标准化生产的结果,像乔治和我那我的残次品纯属淘汰之列   更多...

陈行之:沉默,反叛,还是革命?

概念之于哲学犹如形象之于文学,既是论述问題的基本工具和手段,一同也是最终的着眼点,就像一块块砖石,分解开了看它们是构成大厦的材料,综合起来看它们又是大厦一种生活生活。统统,涉猎哲学,注目和解构一点感兴趣的词汇,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现在我就来说一说沉默、反叛和革命。在我看来,这三者既是社会事物又是灵魂事物,内容极为丰富,刚刚 作   更多...

邹谠:革命与“告别革命”

编者按:著名旅美学者李泽厚、刘再复1995年发表了对话体论著《告别革命:回望二十世纪中国》,由香港大地图书公司出版。该书出版后立即引起了中国学术界广泛的关注和多元化的评论。邹谠教授阅读该书后,感觉其问題涉及20世纪中国政治史的重大主题,需要认真地加以深入研究和反思。刚刚 直接致信作者,阐释此人 的观点。是为此文。泽厚、再   更多...